Clown Night

開始搬家了~~~~

搬遷之新家,現在陸續搬東西中,笑。

http://saiyaho.blog105.fc2.com/


啊,忘了說,沒有密碼是進不去的,笑。
想進去的朋友都用隱秘方式回帖,然後在6月的時候我統一發密碼。

以上


BY

SAIYA
[PR]
# by saiyaho | 2007-05-13 01:54 | ┣泰晤士報

[驅魔]Clown Night - 06 (CP: all noah allen)


------『神只能給我一瞬間的奇跡,惡魔會給與我永生的黑暗. 』------

我想要的,是永遠擁有的存在.
不是我握不到的東西.

06.
Cry


入夜,時刻來臨.
我同樣消失在光下惶然闖入黑暗,我再次前往那仿佛擁有吸血鬼棲息的城堡進發.

我想见他.



「你來了?」
輕靈的聲音伴隨笑聲,在我的前方傳來,直入我的心扉.

還沒到達城堡,我現在只是在路途的中段.與目的地相處的距離是,只能在擡頭的時候才能依稀看到城堡遙不可及的雄偉身影.

在使用中的小路兩邊,佈滿森林蔓延出來的樹葉和枝節. 細而長的樹枝和繁密的樹葉,因爲風的輕輕拜訪而一直一直在那不聼搖擺.被黑暗包圍的這裡,會讓人產生錯覺.那就是,森林隨時會突然冒出異樣的東西---…所以聽到他的聲音的時候,我吃了一驚.

绝美的倩影优雅就站在簡陋的小路旁邊背靠樹幹.沟人心魂的神情淡然挂上微微的美丽笑容.
絲毫不為这過於寒冷而黑暗的環境所影響.更可说享受如此的气氛,亚连笑笑開口.
「我就覺得今晚你還是會來……」

「果然沒錯.」
看向我,為我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,在月亮的衬托下,非常迷人.

看到他的時候,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揚了.接触到那为我而露出的笑容,我就覺得白天那胡思亂想的自己是白費的.因爲在我看到他的時候,我才能那麽高興,好像才真实活着.

他現在怎麽會在這裡呢?

難道?

「你在這裡等我?」
我興奮般問.

聽到我的問題,亞連看看我,露出了曖昧而秘樣的燦爛笑顔.
「可以這麽說……」

可以這麽說哦?

聽到他的話,我更開心而沉淪與其的笑顔内.但是同時也冒出一个問題,稍微帶有酸溜溜的感覺存在在心裏.因爲我還記得昨天那深刻的存在感的畫面.

「……昨晚那個男人呢?」

他擡頭,看了看圓月,身體離開樹背,拍拍身上的灰塵.笑笑回答.
「他在睡覺.昨晚來到就馬不停蹄做了一整夜的運動,到了白天才心甘情願地睡了.」

運動?晚上?一整夜?
我皺眉.

亞連獨自走在我的前方,朝城堡的方向進發,沒有囘過頭來看我是否有跟隨.但我在這時候感到慶幸,因爲他不會發現我現在的表情是多么的失落和沮喪.

我想知道答案,則知道这是不能提問的問題.對於哪些是能提問而那些是不能,我能很快就分辨出來.这可以說是我的能力吧.雖然这能力讓人難受.

「那你呢?拉比.」

亞連的説話喚醒了剛剛在深思的我,但是一下間我還是抓不到他的意思.
「嗯?」

他聽到我的迷糊發言,停下腳步轉過頭來.
嘲笑的神色和譏笑的笑容出現,亞連不允許我扯開,或逃避問題那樣問道.
「昨天的,你已經知道答案了嗎?」

他指的是爲什麽來找他.

我沉默,然後囘以認真的表情,直直凝視他.
「可以說知道了,也能說還不知道.」

「哦,你果然很有趣.」
聽到我的回答,亞連笑得開心,也天真.

果然?

「那?你今天來是?」
亞連繼續問.


「………」
我不知道如何回答,面對眼前这人對待人類用的方式,我知道是為殘酷.
他就好像高不可攀的孤高花朵那樣,不能帶有企圖,只能遙遠寧看,如果你強迫去接觸,受傷的是自己的手.

他不會給與人類一絲的憐憫,你做任何的事都可能被他眎如無物.
你需要做的事,

拼命得到他的信任.


我們一前一后在窄小的小路那走著,除非我們有聊天,不然亞連是不會囘過頭來看我.
如果話題他是沒有興趣的話,他不會回答.如果真的需要一个例子説明的話,那就是,如果我發出慘叫聲,他可能也會沒有興趣回過頭來看我,更不可能會救我.

面對如此的他,我吞口水.
「可以問一个問題嗎?」

「是?」
隨口回應.

「現在在城堡裏面那個人,我昨天看過的那個男人,他和你的關係是?」
我還是無法阻止那樣提問出來了.

亞連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,淡然地繼續向前走.背向我的他,只有滿帶笑意的聲音傳出.
「………你想知道?」

我自然反應那樣點頭,但是發現亞連是不可能看到,所以想要開口回答的時候.
亞連則已經早一步説話了.

「他啊……是我挺『喜歡』的家人.」

乾淨的黑皮鞋踩斷碎木枝,手伸出,輕輕掃過樹葉,輕輕地,就好像在享受樹葉輕撫他修長指尖的感覺那樣.

我聼出他所謂喜歡的意思,而後面的那句家人,讓我的心喜悅了開來.
「家人?他是你哥哥?」

「不是,嚴格上我們沒有血緣關係.」

嗯?

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?

「……干哥哥?」
爲了更了解,所以再次地詢問.

腳步停下,視線則沒有落在我身上,他繼續上下舞動綠葉.看似在思考.
「不是.該怎麽說呢? ……對了.」

埋在樹葉裏面的手突然緊握,力量爆發.在手周圍的樹葉粉碎撕裂成碎片.

我吃驚.

亞連笑了笑,臉上挂有,妖媚也詭異的笑顔回答.

「『同類』.」


現在這个表情的他,讓人不禁寒了起來.
但是我則是發現到一件事,更可說是察覺.

緊握成拳頭的手鬆開,殘留在手裏面的葉之碎片緩緩落下.
「別忘記我說過的,他很『恐怖』,也『瘋狂』.」

伸出手,將

對的,除了被他裝飾過的笑容,其他的時候,其他的表情,他的任何視線,都沒曾落在我身上.


「亞連.」

他回頭,美麗的眼睛凝視我.

「你喜歡我嗎?」

他笑.

「喜歡啊………」

「我也很喜歡你.」

「然後? 」
好像預料到我會如何説道,亞連毫不在意那樣繼續質問我說出來的用意.

「………」
我無法回答,我也不知道.


「你想怎樣?」

「這類的話……已經很多人和我說過了.」

「什麽喜歡,迷戀,癡狂,着迷……任何的字眼很多『人類』都使用過.我也聼到快發瘋的程度.
說得漂亮華麗,感覺就連天上的月也能被哄下來那樣柔情……」

他的表情還是沒有變化.是真的, 他肯定聼過很多次, 而且可能比我說的還要更好聽或深情.
我松開了扣住他的手,看到他雙眸顯示出沒有聼進我的説話,應該說,他不將我的話聼進去的感覺.

「我知道,但是我是真的.我愛你,你要如何才能相信?」
我要如何做,你才會相信?

他笑而不語,輕轉身背對我.眼睛眺望夜空但視線則是在我身上.我感覺到,那不屑的眼神.

「你所謂的真心,能真實證明給我看的話我就相信?」

聽到他这一句機械化般的話,我仿佛能看到或聽到,他對以往愛慕他的那些人,
也是這麽提出疑問過.
「你都是這樣和以前接近你的人說的?」

聽到我的話,亞連露出更深更美麗動人的笑容,但則沒有回答.
我知道我也不需要他親口和我說了,我現在相信自己的判斷,我知道答案是YES!

現在的这刻已經能幻想到,以往的那些人爲了得到他所謂的『證明』而付出了什麽.
富豪失去了他的財產,城堡主人失去了他的城堡,丈夫失去了他的妻子……全部的人爲了他失去自尊,另一半,靈魂………但是在已經全部都奉獻上去的時候,眼前的男孩則是?

理出一个連自己也寒了心的答案,看向亞連.我露出一个難看的表情.

「你是不是……到了最後,命令他們連『性命』也給你證明?」

不是吧?

不是吧?不是吧?告訴我你還沒到这地步.

安靜在站在原地的亞連輕笑回答.
「怎麽可能?」

在我想鬆口氣的時候,他則繼續陳述到.

「我只是會對已經失去『興趣』和利用價值的廢物們說了句……『去死吧』而已.」

聽到他的答案,我的心忍不住想要呐喊出來.

神啊-------!!!!


看到近乎快崩潰的我.他揚起異常的笑顔嘲笑了起來.

「對了,你的話,就那女孩吧?」

什麽?

女孩?

「……什麽?」

「你白天的時候,貌似和那女孩很開心啊.」

愣,白天的畫面和菲爾兒的身影出現在我腦海.

「是叫……菲爾兒吧,很好聽的名字呢,人也看來很可愛……」

我聽到自己的心臟聲音不停加快,不停.

「那……我就要那女孩了囉?.......沒問題吧?」

天啊………



>>>>Want Continued?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:

對不起,上星期出車禍了.現在還躺在醫院裏面,
本來就打好只等我上傳的,拖了那麽久真對不起.

現在開始可能會緩慢更新速度,敬請原諒.


BY

SAIYA
[PR]
# by saiyaho | 2007-05-07 18:47 | ┣ 坎特伯里故事劇場

[驅魔]Clown Night - 05 (CP: all noah allen)

------『神說这是錯的就是錯的,神說對的就對的. 』------


然而對於所謂的錯還是對,其實因人而異的.



05.
WRONG



坐在旅館咖啡廳内的我,呆呆注視著正用湯匙攪拌摺的黑咖啡.一圈一圈,深色的濃烈液體伴隨白牛奶在裏面共舞,混合,然後慢慢消失回復平靜的深.我重重嘆氣.還在為昨晚的事而在低沉傷感.

既然已經被這麽說了,那就趁現在,放棄吧?
喀嚓,手指鬆開湯匙讓它自然掉落到杯子那發出清脆的響聲.


從入夜了的旅館窗戶那發現到亞連的那時候開始,我知道那時候開始的一切行動都變得不再似自己.

这其實是如聖經裏面所說的被惡魔誘惑而有的癡狂的行爲呢?還是因爲我其實真的很喜歡他?
不知道-----……

我情不自禁地再次無奈嘆氣,眼睛鎖在外面遙遠的遠方.眺望外面的風景,我看得入神.不知不覺,老毛病就出現.我的腦海現在正不停幫我分析事件的點點滴滴,这是我的坏習慣也是老頭子看中我的原因.

他不似人類,雖然他也會因爲受傷而流下鮮紅的血.但是沒有人能像他那樣,讓自己受傷還笑得那麽燦爛,而且連眉也不皺.太詭異了.

他的美貌具備異樣的魔力.那太過陰柔的容貌無時無刻散發出濃濃的黑暗氣質.就好像會讓人中毒那樣.如此的他,簡直就好像是來自地獄的邪惡天使.對待『人』的方式無情而殘酷,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,他就帶著越加濃烈的黑暗加諸在我的世界内.

妖媚,誘惑,危險,恐懼,害怕,血腥,邪惡……他將一切都放在精致的禮物盒内給與任何靠近他的人們.
期望他們露出,是扭曲而發瘋的表情.

他終愛將人類拖進醜陋的本質世界内.然後等待我們淪落的時候就徹底粉碎了那樣.

他很危險,太危險了.
避而遠之是聰明人的做法.


但是


我收回視線,思緒回到桌上的咖啡那.
「怎麽辦呢? 」


我還是想見他……


手繼續攪拌黑漆漆的咖啡,想連同自己複雜的心情一起全部埋沒在裏面那樣.

「乾脆……現在就這樣離開了这城鎮吧?」
在這裡也停留了兩天,再不走只怕會被那老頭子追上.
自雙親死後……到處停留,沒有能回去的地方.

獨自在那自言自語,有種迷失了方向的感覺.
心還是填滿了滿滿的挫敗.嘆氣.


「到底到處流浪多久了? 」


老實說,
真的感覺挺累了.


我想要有一个能回去的地方,或自己應有的位置………


手鬆開了湯匙,喀嚓的一聲.咖啡上不停回轉的漩渦慢慢平靜下來.


恍惚失神,猶如掉入自己的思緒中.他專注到,旁邊站著一人他也沒有發現的程度.
直到那人開口呼喚.


「先生……先……先生………」


完全不知道什麽時候站在我身邊的接待員女孩,她很細心地呼叫了一次又一次,一遍又一遍.仿如催眠搖籃曲那樣反復奏起.然後緩緩傳入我的耳裏.不知道過了多久,沉思的我終于因爲這樣回到現實.發現到她的存在.

轉頭,回應,然後呼喚女孩的名字.
「菲爾兒.」

女孩聽到,甜甜笑了起來.

她是我住進酒店后,就一直照顧他的那女孩.是那個之前拉比曾經有好感過的女孩.
她很貼心的為我送上新的一杯黑咖啡,笑得動人.

「先生,好難得你今天不外出呢.」

「………」
住在這裡的兩天,我就從早外出到晚.除非要換洗衣服,我是不會回來.也難怪她那麽吃驚了.

我露出禮貌的笑顔回答.
「縂是只有自己,感覺很無聊.」

對,無聊.

見不到他的白天,真的好『無聊』.

我喜歡夜晚.

但我還在考慮要不要去找他………我現在在考慮要不要放棄.
我繼續無意識地又嘆了口氣.

聽到我的話,她臉紅了.粉紅的臉頰通紅一片.
她一如往常用自己手中的盤子掩飾下自己那染紅的容貌,含羞答答般說道.
「这个……這個……如果不嫌棄的話,那個……我帶你……我帶你參觀一下……參觀………」

哦,經過了5分鐘的時間,我才聼懂了她那好像蚊子那樣小的聲音.

原來她,想陪我.

手指摸摸自己的臉頰,帶有不知所措的笑意.怎麽辦呢?雖然自己之前也考慮過追求她,但是現在真的沒有这心情………

應該說,對於她抱有的好感,已經完完全全被亞連的一切所取代了.強烈至讓人快窒息般的感情.察覺到这想法,我眼神低沉了下來.

其實所謂的取代呢.是因爲被迷惑了,還是其他的原因?

如果是染上毒癮的人,都會和他現在同樣感覺吧?

分不清到底哪裏是對,哪裏是錯.
哪裏是夢,哪裏是真實.


我看看正等待我答復的菲爾兒,然後再看看玻璃窗内的自己,發現自己有些憔悴和無神.
也是,因爲我晚上都沒有在睡……

看來需要休息下腦子了,如果真的強逼自己尋找答案只會讓自己更轉彎抹角.

視線回到女孩的身上.我指指外面的風景,朝她揚起爽朗的笑容.
「那就請可愛的小姐陪我一下啦.」

菲爾兒聽到我的回答,笑得燦爛如花.接觸到如此的笑顔,讓我内心深處的某些『黑暗』,消失無蹤.
看來,眼前的女孩.

是所謂的『答案正確』了吧?


腦子這麽告訴我的同時,我想笑,則笑不出來.
正確那又如何?


我一點也不覺得高興.





菲爾兒換下工作用的制服,穿上一套很可愛的粉紅色套裙.嗯,無法否認,很可愛.
女孩經常用花來形容,我覺得是對的,因爲看到精心打扮過的她,我立刻想到還沒完成成長的粉紅薔薇.即可愛,則也帶有些典雅.非常適合現在这年齡的她.

來到我的面前.菲爾兒頭低低,戰戰兢兢地問道.
「先生.......我........穿得還可以吧? 」

「啊,啊啊.很可愛啊. 」
我笑笑回答.这是實話,至少對於不討厭的東西,人類都愛用可愛这為形容詞.

聽到我的話她的臉更紅了.如此的反應,真好玩,也挺愉快.
和亞連給與他的感覺環然不同.對於亞連的,是難以用語言形容出來的複雜而沉重,渴望也雀躍也在其中.就好像已經將我的七情六慾完全佔有了的感覺.

这是不是所謂的『錯誤』?
因爲人居然能如此主宰別人.


但是........


暫時抛開過於混亂的思緒,我伸出手,揚起笑容.
「那....那我們就走吧. 」

久候多時的她聽到我的話,高興得回應.
「嗯. 」




如果諸塞了的腦子在稍微走走后就能開通就好了,爲什麽會答應也是因爲这原因.
但是我發現我的腦子果然變純,將事情想的太膚淺.

現在的這裡不過是一个小小的城鎮,鎮民們相互都認識對方,可謂一家人那樣的存在.
所以一旦年輕男女相互走在一起,在普通人眼中,这就是所謂的親密『約會』吧?我苦笑了.

沿途都發現路人們投給自己和她非常怪異也滿帶好奇的視線,打量和類似監視的感覺陸續不間斷.就好像自己是奇珍異獸那樣,天啊......

面對一个對自己有意思的女孩,其實这是需要迴避的.我貌似太大意了.
摸摸自己的頭.

啊,失策.

我討厭會製造麻煩的事,早知道就囘房睡覺算了.至少安安靜靜地.
最近的自己縂愛封閉自己,这是『錯誤』的吧?

但是我就是……

「先生.」

輕靈的聲音打斷了我快發疼的思緒,我回頭看向和我並肩而行中的女孩.
「啊……什麽事?菲爾兒.」

「你剛剛失神了呢,是不是累了?」
水汪汪的眼睛直直看住我,擔憂同時帶有可憐兮兮的感覺.我看到的時候不禁冒汗.
女孩子就是喜歡用这招…………我賠笑.
「沒有,稍微有些事情想不懂,所以才這樣.」

「想什麽了呢?」
菲爾兒繼續問.

打破鑊蓋問到底是女人的絕招,但是太多問題的女人容易讓男人覺得心煩.
我看了看她,再露出沒有笑意的笑容.
「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.」

「???」
菲爾兒明顯不明白,但这是當然的事.因爲我說的含糊不清.
感覺有些對不起她,所以我稍微補充.

「呼……我只是在想一个問題,但是答案到底能如何找出來則不知道.」

到底自己是被迷惑,還是真的喜歡他?
我想知道答案.

「答案?那是怎樣的問題呢? 」
女孩抱著一種希望能幫助她的心態提問.

本來就覺得這種對愛情保有天真一面的女孩沒有多大的幫助,所以根本就不打算說的.
但是可能是因爲真的壓抑地太重和久,我就爲了要說出來而說了.
「............菲爾兒.我現在啊,覺得好失敗. 」

「啊? 」

「我現在慢腦子都是疑問……到底留還是走,去還是不去,是還是不是,對還是錯,正確還是錯誤,白還是黑,怕還是愛………我現在,想到頭都痛了則一个都回答不到……我全部都想要答案.則不知道如何找到.」

留在這裡還是離開這裡,去找他還是不去,採取的舉動是對還是錯,選擇的是錯誤還是正確,看到的是白還是黑,

對於他是怕還是愛?

女孩啞然,因爲她根本怎麽也想不到我是在煩惱這樣的問題.所以她不知道能說什麽.


「跟隨理智還是心緒,跟隨道德還是心意,跟隨宗教還是渴望,………跟隨普通還是特別? 到底應該如何?」

到底應該怎麽做呢?我不知道.

好像察覺到这對於我是很嚴重的問題,女孩沉默了.
也帶有認真聆聽的表情.

「跟隨自己的欲望和心意是對還是錯,抛開一切的沉重枷鎖是對還是錯,不理會世人們的語言是對還是錯? 我滿腦子,就是這些問題………我越思考,得出的都是更爲模糊的答案.兩邊不停游走……而且……」

「先生!」

其實我真的,只是想要說出來輕鬆一下而已.所以根本沒想到菲爾兒會突然欄住我的問題.
我停下,稍微吃驚地看過去.女孩還是站在原地,但是她偏偏頭,好似我好古怪那樣看住我.

「你想太多了,你想得那些其實很簡單的而已.」

「哈?」

臺步,稍微走進我.然後她舉起自己的手指,指住我的心臟部分.閃耀光芒的雙眼直直凝視著我.
「你只要認爲这是對的就可以了啊.」

我愣.什麽?

「道德倫理,書籍教育.这只是綜合『理論』.不代表你從那領悟出來的是同樣的道理和想法.每個人個別的生活環境,個性都會看到不一樣的『東西』.宗教等也是給與你心靈上的一个托付,它也不代表對或錯的,因爲宗教也只是堅持它的想法而行動.」

「所以最重要的,是你的心情不是嗎?別人不是你,你也不是別人.你面對的只有自己的心,不需要和『其他』人交代吧?」

聽到她的話,我對菲爾兒的印象改變了.一直以爲她應該是典型的女孩,相信愛情,相信神.
沒想到居然會聽到她這麽說.

「菲爾兒,想不到你會這麽說.」

她笑了笑.
「在我的父母死去后,我就知道神其實是不存在的.能依靠,能主宰自己的只有自己.」

聽到菲爾兒的話,好像突然領悟到一些事情.

現在的我們不知不覺來到了翠綠的平原那,視線很好,能看清碧藍天空的地方.
我感覺到現在風吹過,給與我一个認同的擁抱.

不需要理會到底是正確還是錯誤,罪還是什麽.給自己的,只需要是自己所渴望的.

那才為『正確』.

反正我只有自己一人,我到底要和誰交待啊?
我輕笑. 看來我真的想太多了.

心裏面的烏雲好像突然消失.渙然輕鬆下來了那樣.
我再次看向那幫助我很大的女孩,笑.

「啊啊,你說的很對呢.菲爾兒,謝謝你.」

看到我現在臉上的表情,她好像很滿意了那樣.朝我露出我今天看到,最有味道和光芒的笑顔回答.
「不客氣.」

觸摸到被她真正的目的.看來她是因爲看到我的不妥,而提出這樣的邀請.
不為其他邪惡的念頭.在心裏,我默默說聲抱歉.

在这加上一句,
女孩果然是細心也溫柔的………


看看天色已經不晚的現在,太陽已經慢慢落下.昏暗的顔色慢慢卷席整个天空.
絕美的霎那,黑暗慢慢加快腳步來臨.

快天黑了.

心底裏面的那美麗倩影越加清晰也更能撼動我心.

奪人心魂的笑顔,讓人忘卻呼吸的絕美容貌.飛揚的銀髮,纖細的身影.
無法阻止地,一次又一次浮現在他的腦海内.

站在無人的平靜草原上,我眼睛呆呆凝視遠方那漸漸消失了光輝的物体,
得出了第一个答案.

「再去一次吧…… 」
決定下來了.

再去確定一下自己的心意,也需要確認他的想法.
再去一次吧.

回頭尋找菲爾兒的身影,發現她很貼心地站在稍遠的地方,沒有任何不耐煩的表情笑得甜美.
對她帶有的感覺越加地多.

我朝她笑了起來.
「我們回去吧?」

菲爾兒看看我,隨後開心回應.
「嗯.」



從現在的这一刻起,我覺得和菲爾兒的關係有了更進一步的改變.
不是愛情,感覺就像家人.我好久沒有感受到如此的親和感了.........


感謝你菲爾兒.




在黃昏的平原那慢步散步的兩人慢慢踏上歸途的路,然後消失在地平綫上.



而同時地




在黃昏的平原那飛翔的黑而高雅的蝴蝶展翅高飛,然後消失在遠處的他方.







然後現在,
蝴蝶慢慢停留在男人的紅酒酒杯上.拉比那與菲爾兒相處時的畫面和内容,如電影般在酒杯那倒影過來,一幕幕上映中.

操控蝴蝶,窺看對方的酒杯主人,輕笑了起來.
「看來.」

玩味,有趣的表情佈滿他俊帥的容貌那.美麗的雙眼染上殘酷的顔色.

「有好玩的事能告訴可愛的公主囉..........」



想到遊戲怎么玩了呢?!







>>>>>>>NEXT?



後記:


这篇,好沒有營養= =
下篇………應該還有些……

我………現在去寫…………挑戰我極限的東西TT

請各位祝福我吧.


BY

SAIYA
[PR]
# by saiyaho | 2007-04-19 21:30 | ┣ 坎特伯里故事劇場